您的位置 : 首页 > 创投 >

IPO正式开闸 企业投行创投参与主体却集体“吐槽”

2019-12-03
IPO正式开闸 企业投行创投参与主体却集体“吐槽”

IPO正式开闸 企业投行创投参与主体却集体“吐槽”

时 间:2019年12月03日 07:17

详细介绍

  陈静:一起来聚焦IPO观察。10家公司获得发行发文,意味着下半年100家公司上市的序幕正式拉开。新股上市,本来是企业、创投、投行收获的季节,但这些参与主体却没有想象中的兴奋,反倒是吐槽声不少。一些企业吐槽,最需要资金的时候没有拿到资金,反而还要支付给投行更多的中介费。说中介费贵,投行可不答应,他们认为自己几乎没赚什么钱,收益远不及创投。而说到收益多,创投又不答应了,他们表示,跟前些年相比,创投的投资收益明显少了很多。本来是收获时节,但这些参与主体却在集体哭穷,到底是真穷,还是假穷?我们一起来观察:

  企业能够通过上市融资将业务做大做强,是IPO的最大受益者。但他们也免不了吐槽,理由就是发行费用过高。一家企业从开始准备上市,到最终上市交易,需要支付保荐、承销、审计验资、律师、信息披露等发行费用。根据统计,9只新股计划募资近55亿元,其中发行费用就需要4亿元,占募资总额的7.4%。比如今世缘的发行费用达到7154万元,北特科技的发行费用占募资额的比重更是高达25%。在所有的发行费用中,券商的承销保荐费又是占比最高的。年初48只新股的承销保荐费率就曾创下历史新高,从2012年的5.6%大幅提高至7.25%,其中有16家公司的承销保荐费率超过了10%。但一直饱受诟病的投行也开始诉苦了,理由是随着监管层的要求越来越严格,投行的工作量大幅增加,投行人员需要更早地进驻企业现场,再加上时间成本、人力成本,赚钱越来越难。按照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来测算,投行的整体收益确实可能会有所减少,比如依顿电子的承销保荐费率只有4.33%,一心堂、龙大肉食等的承销保荐费率也只有5%,但北特科技、莎普爱思、雪浪环境的承销保荐费率最终仍然很有可能超过10%。此外,叫苦连连的,还有风投创投。9只新股多数都有创投现身,其中飞天诚信前十大股东中,有3家创投。一心堂的前十大股东中,也有2家创投。举例来说,君联创投持有一心堂的成本是7.76元,当一心堂上市后估值达到行业平均水平时,君联创投的持值将会增加两倍,与前些年创投动辄10几倍、20几倍的收益已经不可同日而语。一些创投人士表示,IPO暂停,导致项目周期长,投资年化收益率大大降低。由于二级市场长期走弱,单笔投资收益也在下降。

  现在的情况是,企业抱怨融资贵、投行抱怨利润小、创投抱怨收益低,看起来是各有各的苦衷。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,目前上市对企业而言已经不再那么有利可图。首先,融资成本很高,动辄需要支付几千万的发行费用;二是时间成本较高,与之前2~3年完成上市程序相比,目前IPO积压较为严重。上市周期拉长,不利于企业把握发展时机;第三,发行市盈率压低,导致上市价值倍增效应减弱。所以一些企业吐吐槽,可以理解。创投的情况也比较类似,他们从进驻企业,到企业上市后退出,耗的时间明显加长,投资年化收益率降低不说,现在新股定价又不高,如果上市后股价再表现不好,情况就更惨了。他们吐吐槽,我们也忍了。可是投行要吐槽,投资者就感到纳闷了:虽然说利润降低了不少,但像今世缘、依顿电子的承销保荐费都超过了5000万元。难道这样也算不赚钱吗?

  独立评论员张捷:因为现在项目时间拉长了,导致利润空间压缩,他们的预期收益下降,对他们的年度财务计划和已经支出的灰色收入都造成影响,所以投行认为现在压力很大。但是他们其实利率不低。政府在保荐费方面应该定价低一些,防止保荐环节的暴利,目前的保荐费还是有下降空间的。

  IPO本来是企业为了获取更大的发展,向社会公众融资的一个过程,本来就不应该存在不合理的暴利现象。叫苦连连的这些参与主体,到底是现在赚少了,还是以前赚太多了呢?这是我们需要思考的。以上就是IPO观察的最新资讯,把现场交给主播彭羚。

  主持人:好,谢谢陈静。IPO开闸,本来企业、投行、创投都应该偷着乐,但是他们似乎不太满足目前的这种收益状况。向正富,他们叫苦,投资者是不是就应该乐了?

  向正富:其实不然,他们偷着乐,我们投资者乐不起来。现在有新股可以打了,等着打新股投资者比较多。

  主持人:企业的募集资金、以及投行的承销保荐费都是投资者掏的腰包,虽然说收益下降主要是受到了行政管制。邵帅,这是不是也说明了IPO市场的一种进步?

  邵帅:这个要长远角度来看,新股发行制度改革,未来大方向朝着市场化、公平合理去改变,但这当中有很多历史悠久问题,不可避免出一些行政管制引导政策来纠偏方向。

  短期来看,这是一种进步。但这种说法,作为投资者也好,或者监管层并不非常接受这就是进步。要看未来有没有更多配套政策,自然而然走向合理方向。

  主持人:券商投行的承销保荐费虚高,一直饱受诟病。首先,它的收益远超成本支出;其次,企业是通过股权换融资,如果费用过高,就会大幅增加融资成本。现在投行叫苦,其实是因为IPO暂停拉长了项目周期,推高了成本,但抛开这个因素不谈,保荐承销费用的绝对数值仍然没有降低。向正富,通过制度变革降低承销保荐费率是不是势在必行?

  向正富:其实这只是一种市场自然竞争的结果。最近IPO由于发行数量特别得少,因此,投行需要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进去,后期成本会下来的。

  邵帅:IPO制度完善的角度去看。IPO等待时间比较长,时间成本及不可控因素比较多,导致隐含成本在里面。

  主持人:A股足球经理大赛上,二位也是参赛者。向正富,看到你布局阵容里有国金证券,你布局思路是怎么样的呢?

  向正富:今年发IPO100家,券商是受益的。另外,现在资金对小券商特别关注,股性活跃度比较高的。市场存量资金在炒,大市值中信、海通股票弹性不大,再加上一个月世界杯期间,所以选要选弹性大的。

  主持人:根据我们参赛规则,每天不超过三只股票替补队里进行更换。向正富,明天有没有更换的计划呢?

  第二条我的主线就是业绩改善品种,结合走势、估值、中报业绩预增选品种。行业拐点的,风电、电力设备,目前估值挺高,但今年拐点比较明显。

  主持人:好的,非常感谢两位把你们参赛的股票阵容给我们做的阐述。好的,接下来我们再来浏览一下此时指数的变化情况。

上一篇:潍坊国际人才和大学生创业中心创投项目对接会达成意向投资3000余万元 下一篇:上市“新”浪潮中的机构们: 投行加速承揽“四新”项目 创投退出盛宴再起

人物观点